黄怒波“京黟系”悄然易主 中坤开发巢湖姥山岛

  • 时间:

  2014年12月31日,安徽黟县法院民事裁定中可以看到,申请人安徽黟县农村商业银行因情况紧急,为避免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损害,于2014年12月31日向法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被申请人黄山京黟旅游开发公司总额750万元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他等额价值财产(案号:(2015)黟民保字第00001号)。

  翻阅以上民事裁定,记者发现,虽然同为2014年12月份安徽两家银行对黄山京黟旅游公司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但在2014年12月31日黟县法院民事裁定向法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被申请人黄山京黟旅游开发公司总额750万元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他等额价值财产(案号:(2015)黟民保字第00001号)的裁定中,可以看到,黄山京黟公司法定代表人已由原先的黄怒波变更为胡明。

  记者登录全国企业信用公示系统看到,一则有关于“黄山京黟旅游开发公司”工商公示信息颇为耐人寻味。信息显示,2014年7月31日前,黄山京黟旅游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黄怒波,合伙企业投资人为胡明、黄怒波等五人;而2014年7月31日,其公司法定代表人正式变更为胡明,合伙企业投资人名单中也只留下胡明等四人,黄怒波名字消失了。同样的变更剧情还发生在黄山京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身上,全国企业信用公示系统显示,2014年7月31日,无论从公司法定代表人还是合伙企业投资人名录中,均没有再出现黄怒波的名字,胡明又一次成为公司新的掌舵者。

  值得一提的是,两项公司法定代表人易主,使得包括黄山京黟旅游公司、黄山京黟房地产公司、黄山京黟奇墅仙境中坤国际大酒店等“黄山京黟系”公司均纳入胡明实际掌控,因此就出现以上同为2014年12月对黄山京黟旅游公司诉讼,黄怒波在其中一个法律纠纷中并未成为被诉主体之一的景象。

  去年12月,北京中坤集团及黄怒波再次成为多项诉讼中的被告人,多个法院民事裁定对其进行财产保全,让黄怒波及其中坤集团再次成为瞩目的焦点。

  2014年12月25日,安徽黄山市中级法院民事裁定中称,申请人徽商银行黄山分行因情况紧急,为避免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损害,于2014年12月25日向法院提请诉前保全,要求冻结被申请人黄山京黟旅游开发公司、黄山梓路苑公墓公司、北京中坤集团公司、黄怒波的银行存款145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案号:(2015)黄中法民二保字第00002号)。

  昨日,记者书面采访北京中坤集团一负责人时,提及“巢湖姥山岛开发以及桐城孔城老街是否会受到资金方面影响”,其书面回复称“企业经营不总是一帆风顺,但是我们会坚持并且充满信心。”(来源:中安在线-安徽商报)

  从2011年冰岛买地,到2012年开发桐城孔城老街,再到2013年8月宣称将接手巢湖姥山岛开发,数度在镁光灯下的北京中坤集团及其董事长黄怒波,每到一处总会引起各界目光。而就在2014年12月底,黄山市中院和黟县法院判决的两起财产保全诉讼,让中坤集团所属黄山京黟旅游公司资金方面的迷局,正进入到公众的视线中。但是,自从2014年以来,黄怒波被最高法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其资金问题饱受质疑。北京中坤集团在安徽投资布局多年,早在上世纪90年代,北京中坤科工贸集团1995年在北京成立后,就于1997年与我省黟县合作,独资成立黄山京黟旅游开发总公司,独家开发经营宏村、南屏、关麓等三个古村落。

  最高法院官方网站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4年12月3日,最高院针对“北京中坤集团、北京中坤锦绣房地产公司、黄怒波与北京中坤长业房地产开发公司与中诚信托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就“北京中坤集团以及相关诉讼主体清偿中诚信托包括本金和利息在内费用10亿元”民事诉讼的法院管辖权作出终审裁定(案号:(2014)民二终字第238号)。

  对此,记者实地采访黄山京黟旅游开发公司,该公司办公室主任汪女士告诉记者,并不知道公司已涉及相关以上民事裁定,而记者电话和书面采访北京中坤集团一位副总裁级别的负责人,就黄山京黟以及中坤集团是否出现资金困局、中坤旗下黄山景点以及相关旅游项目收入是否难以偿还银行利息发出提问申请,均没有获得任何回应。

  2013年8月在合肥亚布力论坛上曾传出,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表示要一掷重金,开发巢湖知名景点姥山岛。在经历一年多时间考验以及中坤黄山京黟发酵中的法律纠纷等多重外力作用下,其开发前景似乎更加扑朔迷离。

  而实际上,2014年9月6日《中国经营报》刊发的《中坤集团改变贷款用途遭安徽黄山银监局调查》一文曾爆出,“最高法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平台相关信息显示,中坤集团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当时中坤集团及其下属企业作为被执行人的共有超过6亿人民币标的金额的案件正在执行当中”。截至2015年1月17日,黄怒波仍在最高法“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之列。

  2014年10月,中坤集团一位负责人就曾向本报记者表示,安徽巢湖姥山岛开发项目,年内仍进行过洽谈,具体进度现在并不方便透露。 1月16日,记者致电巢湖市旅游局副局长赵意浓,他坦言,中坤集团就开发姥山岛一事,仅涉及意向性投资意见,没有和当地签署任何战略框架合作协议,因此具体到怎样开发、何时开发等时刻表问题更无从提及。“准确地说,中坤集团关于巢湖姥山岛开发仍在接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