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被蚊子叮咬伤口溃烂父亲跑长途凑救命钱被

  • 时间:

  反应过来后,小佳音的妈妈多次找医托,却无法要回钱,还被对方推搡至摔倒。“那可是我女儿的救命钱啊!你们怎么能这么狠心!”没有办法的她只能坐在医院门口嚎啕大哭。两万块是为女儿这次转院准备的费用,却没想到被半路遇到的医托骗个精光。

  关键词

  皮包骨头的小腿上,一个比硬币还大一些的血窟窿,医生拿消毒球擦拭着。12月28日,北京一医院里,年仅13岁的刘佳音即便很疼也愣是不吭一声。

  在这条路上,同行都是每天一趟,而刘志峰一趟接一趟,为了省钱,他几乎早上中午都不吃饭,饿了就在服务站吃泡面,困了就在车上躺一会。

  刘佳音出生在山西忻州的一个农村家庭,三年前,小佳音脸上反复出现一些像水痘一样的水泡,在镇上打吊瓶也一直不见好。正在上大学的姐姐知道消息后,建议爸妈带妹妹去医院检查。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但谁都没有料到,就在进仓前,小佳音的腿被蚊子叮了一口,这原本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但对刘佳音来说却是致命的痛苦。伤口很快溃烂,周围的皮肤出现大面积病变,医生每次清理完伤口,都能看到泛白的腿骨。“我是造了什么孽啊?让孩子这么受苦……”看着每天疼到整宿整宿睡不着的女儿,刘志峰很无力的说。(图为姐姐配型)

  “孩子的病最怕蚊虫叮咬,小时候每次被咬了就很难愈合,我们那时候还不知道,每次就拿云南白药给她包上。”说着刘爸爸就开始懊恼,很后悔当时怎么就没有发现孩子的不对劲,早点发现孩子就不用受这么多苦了。

进仓移植到现在已经四个多月过去了,小佳音腿上的伤到现在还没有愈合,铜钱大小的窟窿眼,每次换药都只能咬牙忍着,但为了不让父母更担心,她都不会让眼泪掉下来。而在治疗的这些年里,为了孩子的治疗费,父亲刘志峰几乎吃喝都在长途车上。在当地医生的建议下,夫妻俩带着女儿前往北京,而病情的复杂,使她辗转几家医院治疗效果都不理想。辛辛苦苦攒来的救命钱,却在孩子的一次转院过程中遇到了医托,一夜之间被骗个精光。省城医院里,小佳音被诊断为EB病毒感染、惰性淋巴瘤,就在短短一个月内,刘佳音开始说话不利索,四肢渐渐失去知觉。四个月前,还没有进移植仓的小佳音被蚊子叮了一口,很快就发展成伤口溃烂,甚至严重到看得见腿骨。

  三年的治疗,超百万的费用,拼命挣钱、放下尊严四处求人,求来的钱却远远赶不上女儿治疗花钱的速度。经过骨髓移植,小佳音的病情得到缓解,慢慢的可以张嘴说话了,但每天仍然需要花费两到三千的药钱来恢复身体。因为无法及时凑来钱,经常欠医院治疗费,“上次一次性欠了几十万,现在医院都不让欠了,卡上只要一没钱,就会停药。”债台高筑的一家人,很快拿不出一分钱了,即将面临停药的小佳音,还不知道能不能看到自己的未来。